從"水足跡"看水資源保育與企業用水管理之發展

 

林俊德
中原大學生物環境工程學系助理教授
32023桃園縣中壢市中北路200號
Tel: 03-2654904, Fax: 03-2654949, E-mail: jlin0623@gmail.com

  

一、前言
  
台灣四面環海,又是颱風,又是梅雨,乍看之下好像水很多,怎麼還是每年缺水、限水?事實上,掌管台灣水資源的水利署每年旱季時都要為找水傷腦筋,農業、工業一起搶水,雨季時又要為了解決水過多造成的問題(如淹水等)忙得團團轉。大家都知道地球暖化造成全球氣候失調,極端氣候發生的機會一年比一年多很多,也變得越來越嚴重。但是民生及工業用水增加的需求卻是遠趕不上人口成長及經濟開發的速度,看了下圖一高缺水風險地區之一的桃園地區區域用水供需分析[1],你就知道台灣現在缺水的狀況有多囧了。


圖一 桃園地區用水供需分析(註.資料來源:水利署,臺灣地區水資源需求潛勢評估及經理策略檢討,2009)[1]

  缺水反應出水資源保育及用水管理的急迫性,雖然目前有許多水量與水質指標如:「地面水利用強度」、「地下水利用強度」、「各標的(即農業、工業與民生)用水量」、「每人每日生活用水量」及「河川污染指數」、「水庫優養化指標」等[2]可用來描述水資源利用或使用狀況,但是鮮少有站在生態平衡或永續發展觀點之評估指標。水貧乏指數(Water Poverty Index, WPI)係由英國生態與水文研究所(Center for Ecology and Hydrology)之Caroline Sullivan、Jeremy Meigh與Peter Lawrence等研究員或教授提出。該指數系統之主要目的,在於以科技整合的數值測度水的存在性所代表的國民福祉,並指示因水的匱乏對人類衝擊的程度。指數系統中主要考量者包括一國家或地區水資源之可用度、可及性、人們可取用水的能力,與涵養水資源之背景環境品質 [3]。該指標的開發,使得針對國家或社區之間的排序與比較成為可能,並可將各種物理的與社經的因子一併納入水的匱乏性的考量。WPI包括五大面向(component),各面向由數個次面向(sub-component)或指標(indicator)組成。該五大面向為: 水資源(resources)、取得水的途徑(access)、取得用水的能力(capacity)、水的使用(use)、與水有關的環境(environment) 。台灣在水資源、途徑、能力、使用、環境等五大面向上,分別獲得第88名、第1名、第29名、第141名、第24名等。顯見台灣在各面向之表現差異極大。在「水資源」方面,臺灣每年平均降雨量約九百億噸,是世界平均值的二點六倍,但由於地形陡峭,主要河川之坡度大、河川豐枯比大,造成水資源運用量有限,加上人口密度大,使得每人平均可用水量僅為世界平均值的五分之一,被聯合國列為水資源貧乏地區。在「途徑」上,由於我們長期耕耘基礎建設與社會進步,因此幾乎所有人口均能取得潔淨用水與使用衛生設備,獲得滿分,與許多國家同列世界第一。但是在「使用」上,台灣每人每日民生用水量相當大,基於WPI的思考,認為每人每日民生用水量過大代表水資源的浪費,並且工業與農業的用水比率認為應必須與其產值成正比,然而台灣各產業用水比率與產值間比例關係懸殊(尤其是農業),故在這面向得分相當低。由此看來,台灣缺水的主因要有二,其一為先天失調,水資源之時間及空間分佈極度不均、部分水源(天然環境)水質不佳;其二為後天不足,水利設施的硬體建設場址有限、部分水源之人為污染與各種用水調配管理上孰先熟後之現實困難。台灣目前缺水之危機,雖然每年最後總是有驚無險,有及時雨解困,但對長期經濟發展及環境永續仍然需要妥善規劃。又水價長期偏低、表面上自來水看起來供應無乏,所以一般民眾的印象會覺得“自來”的水很易得,而忽視水資源的珍貴。因此本文期拋磚引玉,介紹「水足跡」的新觀念,幫助企業加強用水效率及建立缺水危機處理的機制與自然資源保育的方法,促進水資源的永續利用。

二、背景及現況
  企業水資源的管理,從早期科學園區「用水回收率」及「廢水排放率」之目標訂定(見下表一)到生態工業園區(Eco-industrial Parks)的概念。用水回收率及及廢水排放率之目標訂定是對個別廠商提出公司或廠房內部之用水管理目標。透過用水回收率及廢水排放率,企業就可以需要增加或規畫哪些廢水處理設備與再生水回收單元來達成其目標。由於半導體業及光電業等高科技廠用水龐大,過去枯水季之限水時期常常可以看到一輛輛地水車在水場外大排長龍搶著補水,在各科學園區九十年代扮演水資源保育及管理的重要工具,各廠商也積極地去達到此目標。[5]
  許多知名廠商,其實早已符合或優於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所訂定的標準,如台積電自民國九十七年起部分廠區的製程用水回收率已達到90%,為全球半導體業界之翹楚,九十八年全公司的總平均製程用水回收率為83%,亦優於國際間半導體廠製程用水回收率[6]。而另一晶圓代工大廠聯華電子公司平均各廠製程用水回收率可達85%以上,新建廠更將達87.5%,2009年全公司之年回收水量達1,138萬噸,相當於38,350個家庭年用水量。

表一 科學園區用水回收率及及廢水排放率之目標[4]


科學園區

製程回收率 (%)

全廠回收率 (%)

廢水排放率 (%)

竹科
(1994年前建廠)

>50%

>30%

<80%

竹科
(1994~1999年建廠)

>70%

>50%

<80%

竹科
(1999年後建廠)

>85%

>70%

<70%

中科 (2004年)

>85%

>75%

<70%

南科 (1999年)

>85%

>75%

<70%

  以「工業代謝」、「產業共生(Industrial Symbiosis)」及「產業生態群落(Community)」為概念之『生態工業區(簡稱為EIP)』則是將原先單一公司之用水效率的管理擴大到整個工業區;美國環保署(1997)之定義為"生產及服務業所形成的社區,藉由經營環境和包括能源、水、物料等資源議題以尋求更佳的環境及經濟績;且藉由共同合作,企業社區所尋求的集體利益將大於每一公司個別利益總和"。以質能平衡與循環再利用之觀點,促進產業間投入與產出面的資源循環鏈結,減少廢棄物的產出,進而達到零廢棄的目標。在強調生態整體的平衡及永續發展。生態工業區在國外已行之有年,如丹麥卡倫堡(Kalundborg )的產業共生(Sysbiosis)、美國德州Applied Sustainability的By-Product Synergy、加州奧克蘭東海岸(East Shore)、馬里蘭州費爾場(Fairfield)、北卡羅蘭州福蘭克林郡(Franklin Country)、日本北九州的Eco-Town、加拿大Burnside Industrial Park。以生態體系來看,加拿大Burnside 園區的組成分子,其中約有15%的廠商是從事如食物鏈末端的食腐者(scavenger)或說是分解者(decomposer)的角色。而丹麥卡倫堡地區為國際公認最具代表性的全球第一座生態工業區,當地地下水資源不足,因此企業必須妥善利用地表水。比較幾個主要在推動生態工業區之指標:中國的生態工業區考量「工業用水重複利用率」、「單位工業增加值廢水產生量」、「單位工業增加值 COD 排放量」及「中水回用率」,美國則考量「(生態工業)區內廢水排放量(BOD、SS)」,韓國考量「單位產值用水量」、泰國則考量「工業區總用水量」。在強調建立「循環型社會」之國際趨勢下,我國亦以各項政策與配套措施來推展生態工業區,雖然已在高雄市岡山本洲工業區、花蓮縣鳳林開發區、桃園縣桃園科技工業區、臺南市柳營科技工業區亦設置四座生態化「環保科技園區」以推動資源循環鏈結,但以促進清潔生產技術、再生資源資源化、資源循環再利用、再生能源產品、環保技術設備及關鍵零組件等六大產業招商及形成產業聚落為主。對於區域性之水資源保育及促進高耗水產業節水管理及引用技術則較無助益。經濟部工業局於2007與2008年度先後於桃園縣內七座工業區、林園、竹科、關連、本洲、新竹、彰濱、永安等工業區則是針對既有工業區資源循環鏈結,跨越工廠圍牆的區域性整體考量,規劃區域性廠際間電、蒸氣、純水之最適化利用,推廣既有工業區之生態化,則使得(生態工業園)區內之水資源循環再使用,減少水資源的消耗。環保署推動之「生態化工業區指標」,在不同指標中均有提出對水資源的永續項目,如「再生資源利用指標」中之回收再生水用於廠內使用量之比例、回收再生水用於廠外使用量之比例、廢水回收利用比例,「能源利用指標」中之年用水量與單位產值用水量,「綠建築指標」中之水資源分項,均可用來提升區域工業用水效率提升之管理指標[8~14]。

表二 歷年工業用水政策與目標[7]


年度

工業用水政策

目標

1994

節約用水措施

1.提高用水效率及效能
2.建全用水管理及制度

1995

現階段工業用水發展政策綱領

穩定供應工業用水

1998
2000

全國國土及水資源會議結論
節約用水行動方案

1.提升工業用水回收率
2.工業用水期於2011年達成平均回收率65%之目標

2003
2004

中長程工業用水發展政策綱領實施計畫
挑戰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水與綠建築計畫之積極推動節約用水

1.注重工業廢水回收再利用及再使用
2.推動合理水價
3.節約用水
4.2003~2007年達成4150萬噸工業用水節水量

2005

水資源永續發展政策規劃

1.持續提升工業用水效率,擴大推動節水工作
2.訂定2021年前持續提高現有用水回收率至少10%
3.皆約用水量4600萬噸

2006

新世紀水資源政策綱領

1.營造安全、生態、多樣的水環境
2.確保量足、質優、永續的水資源
3.建立知水、愛水、節水的水文化

2010

老舊工業區用水效率提升輔導計畫

提升老舊工業區用水效率


  「綠建築標章」中亦有提及「水資源指標」、「基地保水指標」與「污水垃圾改善指標」。目前區域性的水資源保育及企業用水管理之進展從單一之「綠建築」與「綠色廠房」之認證到建構"生產"、"生活"、"生態",三生一體的「綠色科學園區」整體。臺南科學園區管理局近年來非常積極建設綠色廠房與綠色科學園區,不但參與綠色廠房評估系統的制定,成立綠建築輔導團提供廠商技術資源,且致力對園區廠商宣導綠建築,並定期追蹤查核綠建築成效。理想的生態化工業區對於水資源之應用為「取供模式」目前尚未成型[7],大致上劃分為以下三大類:1. 單一工廠廢水再生後供應他廠使用:供應他廠景觀澆灌、沖廁等生活雜用;供應他廠工業製程使用、冷卻用水補充。2. 都市污水處 理廠放流水再生後供應外界使用:供應都市公園花木澆灌、道路景觀澆灌、洗街、學校沖廁、清洗、高爾夫球場草地澆灌等生活雜用;供應工廠工業製程使用、冷卻用水補充;供應作為地下水補注水源;供應作為農業灌溉。3.工業區聯合污水處理廠放流水再生後供應外界使用:供應工業區內工廠景觀澆灌、沖廁等生活雜用;供應工業區內工廠工業製程使用、冷卻用水補充。

三、水足跡之發展、應用
  
或許已經有些人已經知道「碳足跡(carbon footprints, CFP)」,甚至有些企業已經在做碳足跡的盤查,其目的即是為了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也就是目前已經變成全民運動之一的‘減碳’或稱‘碳中和(carbon neutral) ’。碳足跡是指因人類的行為或生產而製造的二氧化碳量。過去常用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盤查主要是針對企業及產業在製造部分產生與二氧化碳相當之排放量,而碳足跡是以消費者端之考量為出發點,從產品原物料的開採與處理、產品本身的製造與組裝,到產品的使用、廢棄或回收時之整個生命週期所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碳足跡大多是指計算一產品、生產活動或社會活動排放的溫室氣體之二氧化碳當量。碳足跡可分成「個人碳足跡」、「產品碳足跡」、「企業碳足跡」、「國家/城市碳足跡」等。如「個人碳足跡」計算個人日常生活中的食、衣、住、行所導致的碳排放量;「產品碳足跡」估算單一產品(或服務)在其生命週期中的二氧化碳排放總量,包括從原物料、生產、配送、消費者使用、至廢棄或回收階段,因燃料使用及製程所導致的溫室氣體排放總量;「企業碳足跡」則包含企業生產性和非生產性活動的碳排放量;而「國家或城市的碳足跡」則是指國家總體物質與能源耗用所產生的排放量,並須考慮‘進口’與‘出口’所造成排放量之差異。[15]
  「生態足跡(ecological footprints, EFP)」則是衡量永續性的一種指標,在1990年代初期由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之William Rees與Mathis Wackernagel兩位學者提出,將資源之使用量轉換為土地面積的利用,以此量化的方式觀察人類對自然資源的使用程度。生態足跡的基本概念是將人類對自然環境的各種消費轉換成相通之土地與水域面積,以具體呈現環境負荷與環境涵容能力的差距。生態足跡基本計算概念為:滿足特定產品或服務的生態足跡,等於該產品或服務的消費量乘上生產一單位該產品所需之土地面積。生態足跡強調用以提供服務的土地之利用方式必須具有永續性,因此,生態足跡是針對一固定人口之需求所推算的抽象土地面積,其概念簡單易懂,同時能具體呈現環境負荷與環境涵容能力的差距。生態足跡愈大表示人類活動對生態的影響愈大,使用的土地面積(自然資源)越大即愈不永續。如圖二所示,生態足跡估算的土地類別概分為:耕地(可再細分為肥沃與邊際土地)、牧草地、森林、漁場、建成地、以及能源地。

Graphic drawing showing an ecological footprint as a large foot (with buildings coming out of the ankle) stomping on the land
圖二 生態足跡示意圖(註. 資料來源:http://sunliving.ca/en/content/the-approach/our-first-challenge/)

  而最近英國和荷蘭學者所提出來保育與管理水資源的一個新工具-「水足跡(water footprints, WFP)」,則是類似上述「碳足跡」與「生態足跡」之概念,是由英國倫敦國王學院KCL的艾倫教授(Prof. John Anthony Allan)在1993年提出的「虛擬水(virtual water)」概念衍生而來,隨後則由荷蘭的Arjen Y. Hoekstra教授提出"水足跡"這個名詞。消費者透過水足跡可以知道所買的產品,在生產過程中耗用了多少淡水資源及污染負荷,以此來衡量人類行為對環境之負荷。水足跡包含兩部份,「生活(直接)用水」與「虛擬(間接)用水」。水足跡可以反映出個人生活對於水資源的消耗與依賴度。一般來說直接用水是指生活中實際使用之水量,如沖澡、洗衣與如廁等生活用水;而間接用水則是指產品生產或服務過程中所消耗之虛擬用水,如農作物生長需要水來灌溉、工業產品生產過程需要耗用水資源等。
  水足跡根據時間和空間上對水的使用情況可以分為三類:「綠水足跡」和「藍水足跡」主要衡量水資源的消耗和利用情況,而「灰水足跡」是從水質角度評估我們對水環境污染的情況。「綠水足跡」指產品(主要指農作物)生產過程中蒸發的雨水資源量,對農作物而言是指存在於土壤中的自然降水經由農田蒸發的量。「藍水足跡」指在產品生產過程中消耗的地表與地下水的總量。‘消耗’是指某流域中現有的地下及地表水體因為蒸發散、匯入其他流域或大海、或者用於產品生產而損失的水量(consumptive use)。綠水指的是降到地上的雨水,未成為逕流也未補注地下水的部分,此部分雨水藏於土壤中、暫時停留於土壤表面或植被,此部分雨水最終會自行蒸發或透過植物蒸散。綠水能使作物成長而具生產性,亦即綠水是農作物和森林成長過程中被吸收的雨量。藍水足跡亦可分別依不同類別藍水水源估算,藍水水源有「地面水」、「淺層地下水(flowing groundwater)」和「深層地下水(fossil groundwater)」,相應之水足跡分別為「淺藍水足跡(light-blue water footprint)」、「深藍水足跡(dark-blue water footprint)」和「黑水足跡(black water footprint)」;不過由於水文資料取得不易,依水源估算藍水足跡仍有相當之困難度。「灰水足跡」則是指以現有環境水質標準為基準,為使污水排放之水質達到安全標準,用於稀釋所排放的污染物所需的水量。以自然濃度做為計算灰水足跡基準的主要原因是,灰水足跡是用來做為生態體系(水資源環境)吸收能力的指標。除化學物質的污染外,熱污染(thermalpollution)亦可估算其灰水足跡,此灰水足跡為放流水水溫和接受水體水溫之差額乘以放流量,再除以最高可接受水溫自然水溫之差額。水足跡主要是綜合考量水資源利用的三種途徑—消耗、利用與淨化水質污染,在與傳統水資源評估系統比較來看,水足跡的盤查內涵更為豐富,因此在功能上能更好地反映對水資源的使用及需求狀況。「綠水足跡」、「藍水足跡」和「灰水足跡」三者之加總即為水足跡,其與「直接水足跡」、「間接水足跡」之關係可參見圖四。
  水足跡以水資源消費為基礎,反應消費者或生產者直接與間接水資源總使用量的用水指標,考量產品對生產地水資源的耗用與環境衝擊。具地理上明確指標性,不單單顯示水的使用量和污染量,而且指示位置。水足跡之研析尺度可以從 產品、消費者(個人)、生產者(企業體)、族群到國家,例如產品水足跡(water footprint of a product)、個別消費者水足跡(water footprint of a consumer)、製程水足跡(water footprint of a process step)、社區水足跡(water footprint of a community)企業水足跡(water footprint of a business)以及國家或區域水足跡(water footprint of a nation/region)。

文氏圖表 
圖三 水資源與綠水足跡、藍水足跡與灰水足跡


圖四 各類水足跡之關係圖

  對企業而言,水足跡可以產品(product)或製程(process)為計算範疇,也可以一廠區或公司整體作為評估。「產品水足跡」係指生產該產品之供應鏈的淡水資源使用量,通常以產品單位水量(water volume per unit of product)表示。水足跡代表某一個特定商品在製造過程中消耗地球水資源的程度,舉例而言,我們每喝下一杯咖啡,背後從種植、採收、加工、包裝和運輸等步驟就消耗了140公升的水。一個漢堡的水足跡為2,400公升,一件棉質襯衫則高達2,500~2,900公升。水足跡越小代表此產品對水資源的消耗越低。因此,在商品上標明水足跡,可供綠色消費者購買時選購較為環保的產品。台灣知名企業,聯電於2010年8月完成8吋及12吋晶圓產品水足跡查證,而奇美電子隨即取得19吋桌上型液晶顯示器、42吋液晶電視(LED背光)產品供應鏈「水足跡」查證聲明,成為全球率先發表桌上型顯示器與液晶電視水足跡查證的廠商。台灣凸版電子公司亦對其產品G6玻璃基板推動水足跡盤查。可口可樂亦針對其0.5L作產品水足跡之模廠試驗,發現其綠水足跡為15升、藍水足跡為15升,而灰水足跡為12升。


圖五  綠水足跡與藍水足跡在水文循環中之位置

  「製程水足跡」即製造該產品所有流程階段的水足跡之總和(需考慮產品本身完整的製程與供應鏈),以單位時間水量表示,而除以製程產量後即可以每單位產品水量(water volume per product unit)表示。「企業水足跡」為企業所生產之最終產品水足跡之和,包括企業生產性和非生產性活動的量。在製造業方面,使用不同型態製造業的特定製程之消耗性用水量資料庫,需特別注意許使用「消耗性用水量」而非「製程取水量」,目前以整廠資料(例如,製糖廠、紡織廠、造紙廠)為主,而非不同的細部製程資料仍不足。


圖六 消費者(個人)之水足跡(資料來源:http://www.waterfootprint.org/?page=files/home)

 


圖七 由製程水足跡建構其他各類水足跡之關係圖 (周嫦娥, 2009)

  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推出了「水足跡計算器」,可以提供民眾計算日常生活行為之水足跡,由簡單地食、衣、住、行各方面生活行為檢視用水習慣,作為具體可遵循的節水指南。另外,環品會之「台灣水銀行」網站,以類似銀行資產管理的概念,讓民眾體會水資源也是一種可管理的資產。消費者使用的水資源,透過國際貿易及運輸事實上是超越國家、地區邊界的!國家層級之水足跡為用以產生國家中住民所消耗貨品及服務之總水量,可以分為兩部分:「內部水足跡」,國內提供部分與「外部水足跡」:其他國家提供部分。國家水足跡為生產一國民眾消費的商品和服務所使用的淡水水量。傳統上有三種用水:民生取水量、農業取水量和工業取水量。一個國家需水量即是這三種取水量的和。

四、結論及建議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水足跡」從水文循環的起始降雨之「綠水足跡」、地面、地下水資源之「藍水足跡」,到最終放流到河川、大海所需的稀釋的污染「灰水足跡」均有考慮。「水足跡」可以把傳統隱藏在產品或製程中的「虛擬水」揭露出來,亦可以把企業、國家、區域或企業所作的節水量化。雖然若干「水足跡」之計算方式仍有待進一步發展,如「綠水足跡」蒸發量之測量、「灰水足跡」無法考慮到不同化學物質之處理不能僅以稀釋的觀點來評估,此一指標毫無疑問地可以幫助大家了解傳統被消耗在糧食生產、造紙以及布料生產等行業之水資源。這些產品或服務背後所耗用的水資源,也有機會被重新檢討及加強管理。
  根據老舊工業區推動產業用水效率計畫之經驗,提升產業用水效率並不難。產業只要重新檢視「水污染防治措施計畫書」、分析「水質水量平衡圖」,並透過製程分流、直接回用、回收系統效率提升、純水與軟水系統之改善或使用替代低污染性、低耗水之原物料、檢討及汰換耗水製程設備、提高製程排放水於次用水,即可逐一提升用水效率提升之目標。往往經由一個常忽略的製程改善或使用替代水源(如再生水或雨水等),節省之工業用水量可以是生活用水量之十幾倍。過去我們只能以總用水量(gross water)、原始取水量(intake water)、重複利用水量(return water)、聯集使用水量(cascade water)、循環使用水量(recycling water)、再生使用水量(reclamation water)、產水量(produce water)、消耗水量(consumption water)與排放水量(discharge water)作為評估工業用水效率之指標。現在加進「水足跡」的概念,企業可以更進一步分析產品中之原物料、製造與加工過程、運輸及產品本身在消費面上所使用到之顯性與潛性各類水資源(如雨水、地面水及廢水處理所用之水)了解生產製程之水源消耗情形,進而掌握內部虛擬用水之分布,做出適度的管理與節約,以達到降低水資源依賴之目標。如前所述,在世界人口數突破七十億的同時,面對21世紀劇烈之氣候變化(澳洲、美國、泰國之淹水),如何妥善利用管理是地球村的每一份子無可避免的最大挑戰。台灣若要維護永續利用水資源,除了過去科學園區用水回收率目標之訂定管理、生態化工業區之區域性企業用水最佳化,現在更可透過各類「水足跡」之盤查與管控,將「水」也需耗損環境成本的概念深入一般大眾想法,使「虛擬水」的隱性成本在跨國貿易、全球化下得以顯現,政府機關在規劃、管理區域性或國家水資源時, 能增加有效評估之新指標及管理新方向,並提高企業發展利用再生水、建立產業社會責任,與促使水資源保育達到永續利用之雙贏發展。

參考文獻

  1. 經濟部水利署,「臺灣地區水資源需求潛勢評估及經理策略檢討」,2009年。
  2. 經濟部水利署,「台灣地區水資源永續發展指標之計算與評估」,2004年。
  3. 經濟部水利署,「臺灣地區水貧乏指數之之研究與應用」,2004年。
  4. Chuang, Y.-F., The status of plant wastewater reuse in HsinTsu Scientific Park, 水回用及海水淡化之應用與發展-資源及環境保育研討會, 2010年11月15~16日。
  5. 黃俞昌,科學園區節約用水之努力與做法,節水季刊,第37期。
  6. 台積電網頁,企業社會責任 > 環境保護 > 水資源管理 > 用水減量與回收再利用,2011年。
  7. 張添晉,用水合理化之策略與措施,用水合理化與新生水水源開發論壇
  8. 陳筱華,工業用再生水產業發展模式與推動之可行性
  9. 溫肇東, "未來工業區的形貌初探-各國生態工業區的案例研究," 環境教育國際學術研討會, 台灣師範大學, 2001年4月。
  10. 彭斯震, 生態工業園規劃與管理指南 中國生態工業發展實踐叢書, 北京 : 化學工業出版社, 2008年。
  11. 秦蓀濤, 生態工業園系統的演化與調控, 北京 : 化學工業出版社, 2008年。
  12. 王兆華, 循環經濟: 區域產業共生網絡 : 生態工業園發展的理論與實踐, 北京 : 經濟科學出版社, 2007年。
  13. 陳彥全, 國內外生態工業區推動現況「以城市採礦促進節能減碳—環保科技園區資源循環鏈結成果發表會」, 2009年12月4日。
  14. 邱瑜燕, 國內外綠色工廠之推動現況與未來發展, 永續產業發展雙月刊, 第56期, 民國98年12月。
  15. 巢志成、蔡啟明、劉建民、陳彥全、顏鳳旗, 產業的綠色轉型-台灣生態化工業區發展的現況與展望, 永續產業發展雙月刊, 第52期, 民國99年10月
  16. 經濟部水利署,水足跡宣導活動講義資料,2011年4月29日。
  17. 企業水足跡與水資源管理,研習班訓練資料,SGS台灣檢驗科技(股)公司,2011年4月19日。
  18. Hoekstra, A.Y. and Mekonnen, M.M. Global water scarcity: monthly blue water footprint compared to blue water availability for the world major river basins, Value of Water Research Report Series No.53, UNESCO-IHE, Delft, the Netherlands. 2011.
  19. Galli, A., Wiedmann, T., Ercin, E., Knoblauch, D., Ewing, B. and Giljum, S. Integrating ecological, carbon and water footprint into a Footprint family  of indicators: Definition and role in tracking human pressure on the planet, Ecological Indicators, 2011.
  20. Hoekstra, A.Y., Chapagain, A.K., Aldaya, M.M. and Mekonnen, M.M. The water footprint assessment manual: Setting the global standard, Earthscan, London, UK, 2011.
  21. Mekonnen, M.M. and Hoekstra, A.Y., The green, blue and grey water footprint of crops and derived crop products, Hydrology and Earth System Sciences, 15(5), 1577-1600, 2011.
  22. Bradley G. Ridoutt, Reducing humanity’s water footprint, Environ. Sci. Technol.44 (16), 6019–6021 ,2010.
  23. 水足跡概念介紹暨臺灣水稻水足跡分析,臺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張尊國教授,98年度農業工程研討會。
  24. 周嫦娥、李繼宇、林惠芬、阮香蘭,企業水資源管理新指標—水足跡,工業污染防治第 117 期,2011年。
  25. Product Water Footprint Assessment:Practical Application in Corporate Water Stewardship, Coca Cola Com. & Natural Conservancy, Sep 2010.
  26. 台灣水銀行:http://www.waterbank.com.tw/;
    水足跡計算器:http://www.envi.org.tw/WaterCalculator.aspx
  27. 陳仁仲、盧文俊、李士畦,工業用水效率與回收率的內容探討,工業污染防治,2001年。
  28. 吳瑞賢,工程水文學,科技圖書,2004年3月。
  29. 工業污染防治季刊第114期,工業用水合理化與回收再用,2011年8月25日。